搜索 解放军报

星火燎原|亲如兄弟

来源:解放军报微信作者:王洪禧责任编辑:叶梦圆
2021-10-11 14:20

百年大党,风华正茂!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值此之际,解放军报微信“熄灯号”特别推出“四史微讲堂”栏目,讲述红色经典,弘扬先辈精神。

(播音:刘敬一)

作者简介

王洪禧,文中身份为晋察冀野战军第4纵队10旅29团6连指导员。

“倾听经典故事 追寻红色记忆”系列之二百二十二

亲如兄弟

■王洪禧

一九四六年至一九四八年,我在晋察冀野战军四纵队十旅二十九团六连任指导员。当时,大家经常说:“我们都是一根藤上的苦瓜,是阶级兄弟。一定要团结起来,共同奋斗。”

那时,我们连有一个“万宝囊”:二排长阎连喜有个挎包,里面装的是他平时捡来的碎布片,自己买的针、线、生姜、辣椒等。行军出发前,排长会一一检查战士的鞋袜,谁的鞋袜破了,就从他的那个“万宝囊”中拿出针线和碎布给缝补好。宿营时,他一面给战士们烧热水烫脚,一面检查战士的身体情况,见谁的脚上打了泡,就拿出针来轻轻挑破,然后拿出红药水涂上。谁感冒了,他就拿出生姜,辣椒给烧汤喝。战士们都睡了,他还坐在灯下给战士们缝补衣服。

我们部队在热河省行军作战,经常露天宿营。有一次全连挤在一个院子里,只有一间住房。当时天要下雨,我们就把战士安排在屋里住,连部搭了一个小窝棚。连部的几个战士睡在窝棚里,连长和我各披一件雨衣,抱膝坐在棚口。深夜,雨越下越大,窝棚里面漏水了,我们不约而同地把雨衣给放哨的战士挡雨。战士们说:“人民军队真好啊!干部比自己的亲哥哥还亲。”

有一次,一排长齐德元带领一班去执行侦察任务,一班副班长王忠背上长了个大疖子,还是坚持要去。完成任务回来走到半路时,王忠的疖子发炎痛得厉害,发起高烧。当时卫生员不在,无法及时治疗。一排长就自己动手给王忠挤疖子里的脓,见王忠疼痛难忍,就用嘴一点一点地把脓吸出来。战士们都说:“除了自己的亲兄弟,谁能这样做!”事后,我问一排长:“你是怎样想到这个法子的?”他说:“战士痛得哎哟哎哟的,自己心里就像刀扎一样难受,当然会想出各种办法来。”

干部关心战士,战士们也带着深厚的阶级感情关心和照顾干部。有时到宿营地,干部到连部开会或带哨出去,战士们都抢着把干部的背包打开、铺好,并在铺前放上一盆热水,想尽办法让干部回来后及时休息。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使干部战士心连心。在战斗中,干部战士更是互相支援,有时甚至舍身保护战友。

一九四八年一月,我们连在满城东南夏家庄阻击敌人,掩护大部队转移。经过一天的激战,敌人尸横遍野,我们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全连只剩下四五十人,被敌人团团围住。我们召开支委会,研究突围计划。大家都很清楚,不留下少数人掩护,连队就突击不出去,但留下来掩护就很可能牺牲。在这生死关头,大家都争着留下来掩护,让别的同志突围出去。经过一番激烈争论,支委会决定,一排长带领部分战士掩护,我带领其余同志突围。敌人的火力被一排长他们吸引过去了,我们一阵冲杀,胜利突围了,可是,留下来掩护的同志全部壮烈牺牲。

干部爱护战士,战士尊重干部,我们六连在战争年代就是这样依靠官兵之间的阶级友爱和钢铁般的团结,完成了一个又一个行军、作战任务,成为了一个打不烂、拖不垮、能攻能守的连队。

(本文选自《星火燎原》,略有删减;《星火燎原》是毛泽东题写书名,朱德作序,无数革命前辈用鲜血和生命写就的红色经典,生动再现了壮怀激烈、惊天动地的革命故事,承载着我党我军的基因血脉,蕴含着伟大的革命精神。)

?

轻触这里,加载下一页